7788小说网 > 北朝帝业 > 1191.第1189章 互为掣肘

1191.第1189章 互为掣肘

7788小说网 www.7788xiaoshuo.com,最快更新北朝帝业 !

    第1189章 互为掣肘

    斛律光本身性格算是比较纯粹的武人,在政治方面欠缺一个身居高位者该有的敏锐洞察力,但是他刚刚亲身经历了一场政变,心里多多少少也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不再像之前那样直爽单纯。

    当听到高元海说高湛都自知难以决定接下来是战是和的时局走向,却又来探听询问自己的想法,他心内也不由得暗生警觉,没有急于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高元海听到斛律光这一稍显圆滑的回答,尽管并非他想要的答案,但还是拍掌赞叹道:“枕戈待命,当真可赞!正因国中有大将军这般忠勇为国、居安思危的勋臣大将,如今国运虽遭一时之困厄,但也不足为惧,总能得见转机1

    高元海特意来访,总不是为的专程恭维斛律光,在经过几句夸赞铺垫谈话氛围之后,他便又开口说道:“羌人之所以敢于如此骄狂行事,无非是认定我国眼下既无一战之力,又无一战之胆。但国人气魄之壮、又岂羌人能度?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更何况今我国势只是一时有落,远不至于危亡难存。羌人作此羞辱,除了激发我国有志之士抗敌之心,于其有百害而无一利!

    相王如今受至尊托付而执掌畿内朝纲,虽因身份所限而不便公然宣言抗魏,以免遭人抨议害盟误国。但其实当下情势看来,双方能够成盟的可能微乎其微。而且即便成盟,羌人又愿守盟到几时仍是可疑,毕竟此事亦有前车之鉴啊1

    高元海这一番话,斛律光倒是比较认同,他也认为所谓的和谈不应当作一个正经的事情去推行,诸如之前割弃淮南的决定,就有点过犹不及了。

    虽然他也并不怎么将淮南放在心上,可是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却只换来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的局面,实在是得不偿失。最适合的做法,其实就是通过和谈而与对方虚与委蛇,不要进行什么实质性的讨论,只将此当作缓兵之计。

    虽然想要达成这样的情况也有点困难,但这正是派遣使臣的意义所在,如果仅仅只是做一个往来传话的传声筒,那这使臣又意义何在?

    不过高元海乃是长广王心腹,而斛律光也瞧出长广王与至尊之间隐隐有些不对付,因此在与对方交谈时,也并不急于表露出自己的态度,只是等着对方讲出来访的真实目的。

    高元海见斛律光颇有几分油盐不进的样子,于是便又继续说道:“我今来访大将军,确受相王所遣。相王虽然限于当下情势,不便表露欲与贼战的态度,但其实内心中却是恨不得直讨贼国、杀光这些桀骜羌贼!

    尤其当下羌贼作此威令,我若应从,则自此以后河洛将不为我有,此事实在是让人不能忍受!但想要挽回这一局面,便绝难通过乞求得来。尤其当下金墉、河阳俱遭围困,若不疾往救之,两地情势必将更加危急1

    “相王也想出兵奔救两处?”

    斛律光闻听此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道。他这两天为此忧虑不已,所想的也是应该增兵奔救两处,但是由于眼下国中主流、尤其是皇帝陛下更加倾向于与西魏谈和,所以他也不敢轻易表态。

    “为何不救?难道真要将此两处要地拱手让人?若真如此,则我国中一干自诩勇壮之类,又有何面目自立于世1

    高元海闻言后,当即便瞪着眼义正言辞的作此回答,但很快又面露无奈之色道:“只是如今国中畏惧贼势者不乏,能有破贼之雄壮气魄者却少。相王历数朝中群贵,所得唯大将军等数人而已。故而相王特着卑职来访,如若大将军肯南去奔救两处,则相王一定倾力支持1

    说话间,高元海便向下方招一招手,便有其随员搬抬着几个沉重的箱子登堂而来,当那些箱子被打开时,里面顿时便让人眼前一亮,只见里面赫然装满了色彩斑斓的金玉珠宝。

    “高散骑这是何意?”

    斛律光看到这一幕,当即便皱眉说道。

    高元海欠身说道:“相王亦知此时派遣将士南去奔救河阳、金墉,将士们想必会心生畏惧而不敢上前。大将军虽气魄雄壮,但若无精兵强将随行、亦难成事,故而相王倾尽库藏家资,以助军用。大将军可以凭这些金帛礼币招募用事,一同南去击贼,后事大王亦必倾力相助,大将军可无后顾之忧1

    “相王、相王当真……”

    看到那些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芒的金银财宝,再听到高元海口中所言,斛律光一时间也不免大感诧异,这可实在是太不符合他心中对长广王的印象了,一时间仿佛如同做梦一般。

    不过他也仅仅只是在一些事情上不够敏感,但却并非连正常人的智商都没有,在稍作错愕之后,便连忙起身摆手说道:“此事万万不可,纵然我要率领师旅南去驰援河阳,亦是身受君命国用,岂可私门生受相王如此丰厚礼赠!请高散骑归禀相王,好意心领,但实在不敢受此重礼,以免两相妨害1

    高元海见斛律光拒绝的如此坚决,便也不再继续坚持,而是又发问道:“那么南去救援一事……”      “来日省中若就此商讨,我一定秉直而言,若得差遣,则必不敢推辞1

    斛律光闻言后便沉声说道,这也正是他心中所想。

    高元海见状后,也知今天怕是难以再达成什么更多的成果,于是便起身告辞。

    斛律光在将高元海送走不久,尚在堂中思忖此事更多深意的时候,在禁军当中任职的斛律羡便返回了邸中,得知兄长在堂便匆匆来见。

    见到斛律羡之后,斛律光便将高元海代表长广王来访一事讲述一番,旋即便又沉声说道:“南去救援河阳、金墉,确是要紧之事。如今两处驻防俱已疲惫不堪,若再遭羌贼作此威逼而国中却乏援引,恐怕两处难以再坚持长久啊!只是,长广王如此热于此事,还是让我有些心疑,担心当中可能暗藏……”

    斛律羡因为任职禁军之中,对于畿内人事了解也比兄长更加具体,听到斛律光作此发问,于是便也点头说道:“阿兄所虑并非没有道理,长广王此番用心怕也未必尽是出于国计。如今畿内兵力渐丰、人事渐繁,许多事情都较之前更加复杂。

    我兄弟俱在畿内,一处于内、一处于外,这恐怕有些不符长广王心意。今将阿兄遣出、驱你去与强敌相斗,自然无暇再回顾畿内。眼下是战是和,晋阳尚无决议,阿兄如若贸然出兵,无疑也是有悖上意。”

    听到斛律羡的分析,斛律光也渐渐明白了长广王此举用意,一则是将他调离都畿从而方便总揽军政事权,一则就是要让他与至尊之间的关系有所疏远,不再像之前那样亲密。

    “如此一来,我反而不宜出兵南去?”

    想到这里,斛律光便又皱眉沉声说道。

    斛律羡闻言后便点点头:“当下国中情势微妙,阿兄纵有勇毅杀贼之志,也请珍守此志、切勿滥施。一旦因此再引发什么更深的人事纠纷,阿兄怕也难能专注战事。依我所见,还是等到至尊归都之后,阿兄再谋出镇外州大邑,当下唯居于内才是上计1

    “贼以强势来攻,我却不能倾力以对、自裹手足,焉能为战啊1

    斛律光闻听此言后,忍不住抚膝长叹道,他之前积极的参与当今皇帝所策划的政变,就是希望当今皇帝上位之后能够稳定国内局面、专注对外战事,结果现在看来,局面仍然没有太大的改善。

    高湛想要借机将斛律光调离都畿,从而更便于其人掌控邺都局面,结果斛律光并未入彀。至于晋阳方面,皇帝高演在得知河洛之间发生这样的变数之后,心内也是惊怒不已。

    原本淮南发生的事情已经是让他羞恼有加,而李伯山所下达的命令则就更加让人不能淡定,在共心腹们商讨一番之后,他们也总结出一个李伯山何以反应如此剧烈的原因。

    或许李伯山是误会了北齐淮南师旅急于撤离淮南是为了在豫南有所布置,狙击西魏的山南粮道。毕竟两国交战这么久,西魏方面却还能保持相当数量的人马参战,想必是从山南地区转运来的粮草供给维持。只从李伯山如此激烈的反应看来,这一条山南粮道可能就是西魏眼下的命脉所在!

    这个发现对北齐而言可谓是意义重大,无论眼下他们有没有威胁到三鸦道等一系列连接山南的通道的能力,都可以就此作出一些战术上的推演与构想,然后再摆在谈判桌上作为筹码与西魏进行谈判。

    又或者干脆付诸行动,趁着西魏当下乐观进取的时刻直接发兵攻夺虎牢,然后以虎牢为基础,向南侵扰西魏的粮道,可能如此一来,局面又会有所转机。

    正当高演还在共心腹幕僚们商讨此计是否可行的时候,河洛方面却又先一步发生了新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