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8小说网 > 女主她在现代修真[重生] > 10.病房探望

10.病房探望

推荐阅读:
7788小说网 www.7788xiaoshuo.com,最快更新女主她在现代修真[重生] !

    博物馆众人正看得兴起,突然听到惨叫的女声,所有人不约而同都停了下来。

    有人颤抖地问:“谁啊?”

    几个年轻的男生反应快,赶紧拔腿往声源处跑去。

    辅导员大叫:“管理员!快开灯——”

    有一个管理员是跟着他们进来的,听到他的话,立刻联系馆外的同事开灯。

    李教授紧皱着眉头,提高声音安抚大家:“都不要慌!安静下来,所有人原地不动,不要到处乱跑!”

    他在院里一向严厉有威信,他一开口,周围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馆内一片安静无声。

    不多一会儿,就见那几个率先冲进去的男生围着两个女孩子走了出来,俩女孩明显受到了惊吓,但男生们的脸上却都是一脸无奈。

    李教授当即走过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鬼!有鬼……”俩女孩吓得语无伦次,抱在一起不住哭泣。

    李教授眉头皱得死紧,他觉得俩女孩肯定是不小心走到人少的地方,结果自己被自己给吓住了,以前这种事也不是没遇上过,但这个博物馆从来没出过人命,也没听说闹出过什么神秘事件,按道理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正巧这时管理员抱着一个骷髅架走过来,连连给两个女孩道歉:“很抱歉吓到你们了!不过不要怕,这个骷髅架是仿的,不是真品,昨天放在铜鼎旁边忘记收起来了。”

    李教授重重地咳了一声,原本心想解释清楚就没什么了,但见俩女孩实在吓得厉害,想必再待下来也没什么效果,于是他温声安慰她们:“行了,你们俩先出去休息吧,去车上等我们!至于其他同学……”

    他环顾了一圈,“不想待在这儿的,可以自己先去车上等,自己悄声出去,不要打扰到其他人;想留下来和我一起继续的,注意保持安静,馆内不准打闹!接下来我们继续……”

    于睿朝宁萱看去,想问她要不要出去,就见她转身往刚才女孩们出来的方向走去。

    于睿往四周环视了一圈,此时他的眼睛已经看不到那些奇怪的“人”了,心中的恐惧也不再像刚进来时那么重,咬了咬牙,还是跟了过去。

    他心中认定宁萱肯定就是那些传说中神秘的天师,要不然不会那么多神奇的手段。既然她能让自己的眼睛正常起来,相信应该也有足够的保命手段,不然不会这么淡定。

    不远处曾倩看见他俩分别一前一后走开,犹豫了一下,也想跟过去。

    旁边何思思拉住她,“倩倩,你不跟我们一起出去吗?”

    “我还想再看看,你们先出去吧。”说完轻巧挣脱何思思拉着她的手,往里面走去。

    何思思小声哦了一声,挽着蒋静一起往外走。馆里沉闷无聊,还不能在里面玩手机,对她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正好这时教授同意她们出去,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另一边,宁萱在快要走近目标的时候,给秦冽、于睿和自己分别施了隐身的术法,接着敏锐地察觉到后面有人跟了上来,神识一扫,就发现是曾倩。

    宁萱蹙眉,示意于睿噤声。

    曾倩探头往里面看了一圈,奇怪道:“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前面的展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实在没有勇气独自往前走,想了想,总觉得有点邪门,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顿时就一发不可收拾,她感觉自己周身好像又幽暗冰冷了一些。

    她当即快步往回走,好奇心害死猫,还是不要到处乱看了……刚才陈丹她们俩那模样,可不像是一个骷髅道具能吓出来的。

    至于宁萱和于睿……或许人家小情侣只是想找什么地方说说话吧。

    直到她走远了,宁萱才收回视线,抬眼一看就见于睿在给她拼命打手势,让她看里面。

    正巧这个时候她也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轻微响声。

    在昏暗幽静的展厅里,展台散发出微弱的白光,只见展厅中间的地板砖上,一只身量像十一二岁小孩的骷髅正蹲在那里,用双手……哦不,是双爪扒拉着脚骨下的地砖。

    另一只大骷髅嘎吱嘎吱围着小骷髅走了两圈,然后一爪子九阴白骨爪就拍在小骷髅的后脑勺,“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小骷髅被它拍的骨头响了一声,偏转头看着对方,嘴里也不甘示弱地发出声音,“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小骷髅把头凑了过去,大骷髅双爪抬起,像是在左右端详,然后……

    “咔——”的一声,小骷髅的头部就被还原了。

    它左右扭了扭脖颈,见自己没事了,又继续蹲在那里扒地砖。

    于睿疑惑地看向宁萱,这是什么情况?

    宁萱笑了下,抬手一拂,他的耳朵就能听见声音了。

    只听大骷髅还在嘎吱嘎吱走来走去,暴躁地吼:“那么大一群人你都敢去招惹,你这是胆子渐长脑子退化了吧!你平时和管理员玩也就算了,那大姑娘也是能吓的?你就不怕到时候她们被吓出好歹,找天师把你给收了吗?傻逼!”

    于睿听到这话,眼神微妙地看了宁萱一眼。

    大骷髅的怒气还没平复下来,继续咆哮:“刨、刨、刨!一天到晚刨土你以为你是地鼠吗?你的锻骨练到几层了?嗯?我告诉你,我只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之内必须达到第四层,不然你知道的……”

    小骷髅弱弱地竭力辩解,“我是看那个姐姐很可爱嘛,我想跟她玩。”

    大骷髅一顿,“你不能和人一起玩,无聊就去找外面那些丫鬟婢女!有的是鬼愿意陪你!”

    小骷髅发出尖锐的声音:“我不喜欢他们,我就要和姐姐玩!我都一千多岁了,我有自主的决定权!”

    大骷髅一怒,又是一爪子拍过去,“我擦!跟着那些人你还学了不少东西了,会现学现卖了啊——”

    于睿在旁边看得挺有趣,想把手支在展台上找个舒服的位置继续当围观的吃瓜群众,一个没注意,手腕上的手表与玻璃柜子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下一秒,大小俩骷髅的头部就往他们这边转了过来,“谁?”

    于睿缩回手。

    大骷髅往他们这边一拐一拐走了几步,准确地来到于睿面前,它记得发出声音的地方就在这里。

    于睿一动不敢动,宁萱侧身看着他,他看着面前骷髅空洞的眼眶,眼眶里跳跃着忽明忽暗的幽绿光芒。

    怎、怎么办……腿有点软。

    小骷髅在不远处发出颤抖的声音,“二哥,会不会有鬼……”

    去你妹的鬼!

    你看看外面那群小鬼谁敢来惹你?

    还有你自己就是骷髅架子啊我的弟——

    你那个骷髅头里到底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大骷髅满脑门黑线,忍不住又想一巴掌拍过去了!

    就在这时候,旁边秦冽的身形忽然透明了一些,宁萱立刻给他传密音:“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秦冽摇摇头,“我不知道,就是身上好像轻了些,无法集中注意力,脑子里一片混沌。”

    于睿虽然眼睛看不见对方,但两人的对话他依旧能听得清楚,由于他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完全就是个鸡肋,因此只能继续与面前的大小骷髅一起玩“你看不见我”游戏。

    三分钟后,宁萱对他说了句“在原地等我”之后,就在他面前凭空消失了。

    于睿眼中光芒大亮,他就说她肯定是哪个隐秘门派传承的天师嘛哈哈哈,原来还真是!

    由于太过激动,他喉间不小心又溢出一丝声音,虽然很小声很细微,但仍旧被耐心十足的小骷髅听到了。

    小骷髅当即愉快地朝大骷髅大声道:“哈哈,二哥我找到了,这儿好像有什么东西……来,你快过来挥一爪子试试。”

    于睿当即转身拔腿就跑。

    另一边,宁萱带着秦冽飞速赶到了秦冽所说的那家医院。

    宁萱身上的隐身诀还没撤,正好跟着几个进病房的人走了进去,站在一旁角落里。

    她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床上无声无息躺着的秦冽,其次就是正趴在他床边哭得凄惨的女人,女人看上去大约三十五六岁,保养得极好,然而此刻却不顾形象地哭得狼狈。

    旁边双手环胸的一个年轻男人看不下去,不耐烦道:“行了大伯母,你别哭了!大哥要是醒过来,也不愿意看你这么伤心!”

    “闭嘴!秦炜,有你这么和大伯母说话的么!”站着他身边的中年女人怒道,继而又柔声对女人道:“不过嫂子,秦冽如今都已经这样了,你再哭……不是也没办法了么!”

    她缓步上前把秦母搀扶起来,口中劝道:“现在你应该打起精神来,咱们一起商量下后面该怎么办,也不知道秦冽重伤的消息怎么就泄露出去了,听说李家和徐家那两边最近都很不安分……”

    “嫂子,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病房里唯一的中年男子眼神发沉,低声说。

    秦母接过弟妹递来的纸巾,擦眼泪的瞬间,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等把纸巾放下时,她又恢复成了那温柔优雅却失去了丈夫,如今恐怕还即将会失去儿子的女人。

    她淡淡道:“都到这个地步了,小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没什么该不该的。”

    中年男子上前一步,皱着眉看昏迷不醒的秦冽,神色凝重。

    “秦冽的伤很重,他的丹田已经被毁了,就算醒过来这辈子也不可能再修习我们秦家的古武秘法。”

    “医院的药物机械能维持他不死,但也几乎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够让他醒过来……”

    秦母冷笑:“我相信我儿子终有一天会醒过来!”

    中年男子摇摇头,“没用的。昨天我已经请了丹药世家的周老爷子过来看,他说除非有奇迹,否则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包括他,也做不到让奇迹出现。”

    顿了一下,他总结道:“所以,虽然很无奈,但我还是提议断了秦冽的元丹吧……”

    秦母蹭地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你、你再说一遍?”

    中年男子无奈,“大嫂,你这又是何必呢!”

    他叹了口气,目露可惜,“我们秦家虽说在古武界略占一席之地,但年轻一辈除了秦冽、秦炜,几乎没有任何新鲜血液。秦冽当初刚受伤的时候,每天需要的高品质元丹流水地送进病房,我有说过半句吗?如今秦冽的伤丹药的作用根本不大,就算靠医院的医药器械也是能够起到相同作用的。”

    “更何况,大嫂你进了我们秦家的门,就是我们秦家的人,也要为我们的家族多做打算,如今秦家风雨飘摇,族内的弟子们都需要丹药,实在不适合做无谓的浪费……”

    听到他这话,秦母看着他的眼中倏地冒出强烈的恨意,两家表面的和平再也维持不住,她恨恨道:

    “我儿子刚受伤就被诊断是丹田被毁,从头至尾,送进病房的都只是维持身体所需最基本的小元丹,珍贵的丹药一颗都没有!秦峰,你别忘了当初是谁从小手把手教你习武最后还冒死救了你——是我丈夫!你的哥哥秦、凌、远!呵,作为你哥哥唯一的儿子,你们现在连小元丹都不愿意给了,怎么,是迫不及待想要了我儿子的命好继承秦家所有的修炼资源吗?”